电子烟 众说纷纭,行业标准亟待发布实施,推动规范发展

2021年3月4日,中国将进入两会时间。在这场关系国计民生的盛会中,新发展、新举措、新经​​济、新业态成为各界关注的焦点。两次会议上,“电子烟”也成为与会代表讨论的话题:全国政协委员孙承业建议禁止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何琳,一位全国人大代表,也提出了“保护年轻人远离电子烟,加快行业发展。出台标准的建议。

过去几年,关于 电子烟 的争论从未停止。

支持者认为电子烟的危害比传统烟草低95%,而且绝大多数使用者都是传统吸烟者,这对戒烟是有帮助的。反对声音认为电子烟也是香烟,会带来“门户效应”,吸引用更多非“吸烟者”,尤其是未成年人;同时,电子烟的科研体系还在学术圈。在初始阶段,电子烟对公共卫生的长期影响还需要更多时间研究。

争论不休,但行业的发展并未停止。在中国深圳,全球电子烟产能已经聚集了90%。 2020年下半年之后,两家电子烟上市公司-Smole International和五鑫科技,前者是世界上最大的电子烟 代工工厂,后者是电子烟消费品牌“ 悦刻的母公司]”为公众所熟知。

从产业结构来看,电子烟已成为中国少数掌握“研发、生产、销售”全链条并在国际市场中处于领先地位的消费电子产品之一]。目前,思美国际市值超过3000亿元,悦刻市值也达到1757亿元。投资者用脚投票,这在很大程度上也验证了电子烟和雾化技术的未来价值。

对于2017年10月11日发布的“电子烟”国标发展规划,外界一度预测其将于2019年发布,但据国标委网站最新数据显示,上述标准还处于“under review”阶段,还没有定下来,让电子烟行业的争议更大。

出口占比90%,消费市场处于初期

中国电子商会电子烟行业委员会秘书长奥维诺曾援引数据称,2019年中国电子烟出口438亿元,内销112亿元。作为全球最大的电子烟生产国,中国近80%用于出口。根据中国电子烟工委数据,2020年,中国电子烟出口额将达到494亿元,内销额将达到145亿元。与2019年相比,出口增长12.8%,内销也增长30%。

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雾化电子烟国家政策,电子烟已经成为我国出口创汇的重要产业之一。但从消费市场来看,据华创证券研究报告显示,2019年全球电子雾化烟销售额达到202亿美元,同比增长28.43%。由于美国和英国发展较早,这两个国家目前是电子产品雾化烟的主要消费国,分别占47.77%和13.40%电子烟和香烟哪个危害大,中国的份额大约是 6. 85%。

中国电子烟消费市场处于起步阶段,国家标准和监管政策有待完善。这是业界关注的焦点。 “电子烟”国标制定方案早在2017年10月11日就已发布,外界曾预测可能会在2019年发布。 然而,根据国标委网站最新数据,上述标准仍处于“审查中”阶段。截至目前,中国对电子烟行业的政策法规还停留在两个层面:禁止向未成年人销售、网络禁售和部分城市禁止公共场合吸电子烟。

官方意见尚未正式发布。从业者、监管者、专家学者对电子雾化器的身份都有自己的看法。因为不含烟草,所以市场上最常见的封闭电子烟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规定的“烟草专卖产品”,所以传统烟草零售渠道对此一直持相对较多的态度。寒冷的。另一类与雾化电子烟不同,称为加热不燃烧电子烟,如IQOS,含有烟草成分,已明确纳入烟草管辖专卖。

至于待定的监管标准,普遍认为不可能一刀切。 《科学》杂志 2019 年 12 月 13 日发表的一篇专栏文章指出,电子烟 引起的问题需要尽快解决,但对 电子烟 一刀切的禁令弊大于利不错。

“出于过度谨慎,限制或禁止 危害 较小的 电子烟 产品,同时将致命的卷烟产品留在 市场 上,这并不能保护公众健康,”作者在文章中写道。

“减害”还是“网关效应”电子烟争议不断推进

对于电子烟的主要作用,业内人士倾向于宣称“减害”。通过雾化、加热和非燃烧方式摄入尼古丁、电子烟,避免了烟草燃烧产生的焦油等有害物质,有的政府和学者认为电子烟的危害比香烟小。

在世界卫生组织2020年发布的电子烟专题报告中,电子烟的官方定义是“电子尼古丁传输系统”电子烟店,因为它不含烟草和焦油,不会造成危害当香烟燃烧时。物质,世界卫生组织将其与传统香烟区分开来。

英国公共卫生部从2015年开始就明确表示,与传统卷烟相比,电子烟可以减少约95%的危害。英国政府甚至认为,完全从香烟转向 吸电子烟 的吸烟者的健康状况得到了显着改善。 电子烟可以在政府实现无烟一代控烟目标中发挥重要作用,也可以大大缓解医疗财政压力。 .

但是,有专家认为,电子烟中的尼古丁会让人上瘾,因此存在“门户效应”:吸很容易吸引一些不吸吸烟的人,尤其是青少年,因为接触电子烟并依赖尼古丁,最终成为传统香烟的使用者。

在深圳的《烟草控制条例》中,电子烟也被视为烟草产品管理。 深圳在过去的控烟检查中,吸烟者曾因在非吸烟场所使用电子烟而被罚款。

今年1月,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公共卫生教授John Pierce博士及其团队在《儿科》发表文章《青少年吸食物电子烟与日常烟草使用《研究》发现,未来青少年使用电子烟会直接导致烟草成瘾。

上述研究观点与一些公共卫生界的研究结论是一致的:青少年好奇心强,倾向于依赖尼古丁而不完全了解电子烟健康危害,进而发展成长期的危害。 k43] ] 吸烟者。

当然,目前不同国家对电子烟的管控政策和力度不同,对于电子烟是否是第一口不吸烟者,也给出了不同的声音。例如,中国疾控中心发表在《柳叶刀》上的一篇论文证明,中国96%以上的电子烟用户是对香烟上瘾的老烟民,想戒烟,了解吸 ]烟危害。人们。根据英国卫生部的说法,目前 电子烟 的使用者大多是前 吸 吸烟者或现 吸 吸烟者。在从未吸烟 吸 的年轻人中,只有 0.8% 到 1.3% 是 电子烟 用户。

中国发明、中国技术、中国生产,雾化技术不可忽视的工业价值

虽然电子烟在国内仍面临不少争议,但在全球电子雾化器市场中,深圳在全球90%的生产和出口中发挥着作用电子烟、深圳宝安小区 沙井和福永两条街道也被称为世界“雾谷”,业内人士也将电子烟与手机、无人机并列为“深圳三大硬件”。

事实上,电子烟这个新物种最早是由中国医师韩力于2003年发明的。经过十余年的技术迭代更新,电子烟已成为不可多得的“中国发明、中国技术、中国生产”,在全球子行业占据主导地位。据统计,世界上90%的电子雾化器是在深圳中生产的,2020年的出口价值约为494亿元人民币(7 5. 59亿美元)。

中国电子商会电子烟行业委员会秘书长奥维诺认为,目前,电子烟已成为我国电子信息技术与传统精细化工技术融合升级的典型代表,也是我国国际知名的电子信息制造业。名片。无论是自主品牌的定价能力、全产业链的集聚效应、高密度的市场分布,还是知识产权领域,中国在该领域的先发优势已经非常明显。

“可见,深圳电子烟产业已经是我国稳定外贸和就业的重要产业。”奥维诺说。

另一方面,随着十多年的技术积累,深圳的电子烟行业也可以挖掘雾化技术的平台价值。事实上,除了在电子烟产品中的应用,雾化技术在医疗领域也得到了广泛的应用。未来,该技术有望在生命健康领域开辟新的空间,具有不可忽视的产业价值。

例如,包括中药在内的医用雾化器和雾化吸制剂已成为治疗吸道等疾病的常规工具。但是由于设备的体积和操作的限制,雾化技术在健康领域的应用还很少。国内领先的电子烟公司已经在这方面悄然展开布局。

今年3月5日,雾芯科技发布了一款没有尼古丁的新品。据介绍,该产品从药食同源中提取草本原料,是公司探索雾化技术平台化的一次尝试。此外,雾芯科技还透露,公司正在与多家药企和研究机构开展技术和产品评价合作电子烟展会,探索气雾化吸新药的开发。

对此,奥维诺认为,未来的技术创新一定是电子烟公司和雾化技术领域的重点。如果更多的企业投资于电子雾化新技术的探索和应用,全球市场行业前景将十分广阔。

中山大学临床药理学研究所数据中心主任、广东省食品药品审评认证技术协会临床试验审评专业委员会副主任钟国平表示,雾化技术应重点关注人的安全和健康,提高人民的生活质量。积极开展相关基础研究和临床研究,为健康产业的发展赋能和拓展。

深圳 可先行推动行业规范发展

在今年的两届会议上,对电子烟的建议更侧重于“保护年轻人远离电子烟”。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研究员孙承业建议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牵头明确电子烟 ] 管理协调机制。他表示,电子烟是与传统卷烟不同的产品,不应完全照搬卷烟管理模式。同时,坚决禁止未成年人接触电子烟。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健康教育研究所副所长何琳建议国务院有关行政部门加快制定电子烟行业规范,管理可以遵循规则;加强执法,严格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禁止向未成年人销售卷烟,其中还包括电子烟;制定电子烟生产销售综合管理办法。

事实上,在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的侵害方面,国家的监管政策已经实施。早在2018年,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烟草专卖局就发布了《关于禁止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的通知》。 2019年,两局进一步发布《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知》,要求所有互联网网络渠道禁止销售电子烟产品。近两年,大部分电子烟公司也在未成年人保护方面投入巨资。

以五信科技为例。 2019年12月,公司推出未成年人智能保护系统向日葵系统,采用“人脸、姓名、身份证三重验证”等技术,严令未成年人购买买。

除了保护未成年人,低门槛一度在中国电子烟行业造成了混、小、散的现象。目前市场上电子烟质量参差不齐,缺乏市场评价和监管细则。

“电子烟产品需要标准化生产。目前,电子烟行业急需国家标准的出台。”奥维诺说道。他表示,对于企业来说,出台监管政策是规范发展的必由之路,并不是坏事。 《电子烟国家标准》等规范性文件和政策出台后,行业可以按照标准进行有序竞争。经过强监管的洗礼,行业将迅速聚焦头部,更快走向标准化。

显然,在规范的环境下,鼓励企业积极竞争,只有通过市场机制和规模效应,才能更好地推动整个行业向上发展。

作为一种新事物、新技术,电子烟有其积极的价值,但“隐形”的负面影响也不容忽视。两利之力越重,两恶之力越小。如何通过成本效益分析方法,以“最小化公共卫生风险”为目标,制定合理的电子烟监管体系,也是深圳作为试点示范区的一个值得思考和实践的方向。

厦门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杨建勋曾指出:“一个完善的电子烟监管政策必须将政策实施的总收益与总成本进行比较。当总收益超过总成本时成本,公共卫生状况可以得到改善,无论是基于风险降低理论的对电子烟的宽松监管或最小监管,还是基于风险增加理论的对电子烟的严格监管,最终目标是平衡 电子烟 监管政策的成本和收益,以实现公众健康风险的最小化。”

作为先行示范区和改革开放前沿阵地,深圳一直处于领先地位。同时,深圳也是龙头企业和行业集中的区域。有从业者建议,如果深圳可以先进行适当的测试,引入地方标准,明确管理部门,将“电子烟”和“传统烟草”细分管理,在坚决禁止未成年人使用的前提下雾化电子烟国家政策,综合考虑公共卫生、产业发展和控烟目标,可能有助于深圳在全球竞争中继续抢抓产业发展机遇,巩固“产业高地”地位。

奥维诺还呼吁相关企业积极参与,共同推动电子烟产业向标准化、标准化、国际化方向发展。实现全球电子雾化产业的健康可持续发展,未成年人保护、质量安全、市场前景、监管四大核心要素必然分不开。

采编:南方都市报记者叶林芳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中国十大品牌电子烟 » 电子烟 众说纷纭,行业标准亟待发布实施,推动规范发展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