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年上海电子烟展会 好消息,永无止境

“我想看看 电子烟 是否真的在赚钱,以及 市场 是否有任何机会。” 10月30日9点30分刚过,郭帆就在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门口的会议室等候。 电子烟品牌招商大会10点将在这里举行,这也是上海国际电子烟展览会(IECIE)的系列活动之一。

很少有活动能像电子烟展馆那样“扫云扫雾”。推出后,伴随着【k5】特有的甜香,展厅内多处烟雾缭绕。除了参观卡外,参加者的脖子上通常挂着一张一次性电子烟,方便参观完展览后一口吸。

有数以万计的与会者,他们都试图从 电子烟 闻到钱。国凡公司主要从事医疗器械的研发,主要产品之一是医疗雾化设备。 电子烟行业的繁荣让他有了将技术应用到电子烟的想法。

然而,今年“3月15日”派对上部分电子烟产品危害的曝光,以及8月以来在美国出现的疑似电子烟死亡事件,倒逼新入行者更加谨慎.

郭凡表示,他们在进入游戏之前必须确保他们的技术确实可以减少电子烟的危害。 “如果你只是为了资本而战,那就忘记它,但你无法抗争。”

并不是每个人都像郭凡一样谨慎。近两年来,电子烟行业一直在无监管、无标准、无安全评估的“三不”状态下突飞猛进。行业爆发式增长,成为投资创业的新宠。

11月1日下午,在展会正式结束前不久,发布了《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知》电子烟价格,并在火热的电子烟上倒了一盆冷水。

19年上海电子烟展会

10月30日,在IECIE展会上,VIBE电子烟展位被透明塑料窗帘包围,营造出未来实验室的感觉。新京报记者韩勤科摄

电子烟“刹车”

10月30日上午,距离正式开幕还有半小时,签到台前已经排起了长队。就在电子烟各个品牌的工作人员还在搬运、整理货物的时候,展位上已经有人开始体验不同口味的电子烟了。

在人气爆棚的展位上,几乎每个工作人员都被两三组体验者和顾问团团围住。开播第二天,某电子烟品牌的工作人员已经因为话多而失声,但咨询师络绎不绝,只好打电话求助同事。

展会 IECIE项目总监、主办方李旺峰表示,上海电子烟展是第二次举办。参观人数超过3. 30,000,参展商数量超过1,000。与去年相比,参观人数和展商数量增加了2倍以上。 “展位有限,数十家电子烟企业未能参展。”

然而,仅仅两天后,展厅里的热度就变了。

11月1日,国家烟草专卖局、国家市场国家监督管理总局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知》,敦促电子烟企业关闭网络销售渠道、撤回网络广告;敦促电子商务平台删除 电子烟 产品。

5日晚间,国家烟草专卖局专卖监督管理部相关负责人表示,重点领域烟草专卖监管部门正在共同商讨重大电子电商平台会同相关执法部门督促其及时关闭电子烟门店,下架电子烟产品,并采取更严格的监管措施。

11月7日,国家卫健委、教育部、市场监察总局等部门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青少年控烟工作的通知》,倡导青少年远离电子烟 ]并警告各种市场主题请勿卖给未成年人电子烟。在地方控烟立法、修订和执法中推动禁止公共场所吸电子烟。

突如其来的“三击”政策迫使电子烟公司临时加班讨论对策。某电子烟品牌公司公关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记者,“禁网”后CEO忙处理事情,原定采访计划可能会推迟。

多位受访者表示,行业对政策监管的来临有预感,但“网禁”涉及企业、电商平台、监管机构。 “没想到这么快。”

新京报记者发现,政策出台后,京东和天猫先后下架了电子烟产品,封杀或关闭了相关门店。有人调侃,电子烟“没能进双11”。

一家电子烟品牌公司告诉《新京报》记者,在“通知”发布之日,他们关闭了在线平台,并将根据平台要求逐步清理电子商务平台上的产品。

悦刻、福禄、博得等国内电子烟品牌也立即回应,表示坚决支持和落实《通知》要求,强调保护未成年人的态度。

11月7日,在电子烟NRX微信公众号上,可以看到其10月31日晚“双11”2.20折的促销方案。图中,4个电子烟和11.11并列。点击打开,内容已删除。

虽然“双11”线上推广暂停,但线下推广并未停止。在电子烟品牌代理的微信朋友圈中,新京报记者发现,部分带有“天猫双11”图标的图片被用作线下体育活动的图片。

中国电子商会电子烟行业委员会的数据显示,2018年,国内电子烟品牌的在线和离线销售比例为3:1。因此,“禁网”政策是对电子烟行业的重锤。

但是,许多受访者表示,“禁止上网”对小公司的影响更大,“离线渠道的价格更高,小品牌可能没有足够的财务支持。”

19年上海电子烟展会

10月30日,几位电子烟玩家在IECIE展会上体验了烟雾电子烟。新京报 韩勤科摄

风口与混乱

与目前“电子烟酷”的尖叫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这是两年前开始的投资热潮。

2017 年,美国 电子烟 品牌 Juul 获得 1. 5 亿美元投资。到2018年底,公司估值达到380亿美元,超越“钢铁侠”埃隆马斯克的商业航天巨头SpaceX。同年,Juul 向 1,500 名员工发放了 20 亿美元的年终奖金,平均每人约 130 万美元。

Juul 的成功 吸 吸引了众多创业者和投资者的关注,他们开始将目光投向中国。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烟草消费国和生产国。大约有 3. 5 亿吸烟者。 吸 吸烟人数居世界第一。但电子烟转化率不到1%,市场潜力巨大。

一时间,国内的电子烟赛道变得拥挤起来。

2018年6月,由前优步高管王颖创立的悦刻电子烟低调完成首轮3800万元融资。随后,Gippro龙舞、IJOY爱卓艺、精研科技先后获得数千万至数亿元的融资。同年12月,MOTI魔笛获得真格基金Pre-A轮1000万美元投资。

众多创业明星也纷纷前来分一杯羹。 2019年1月,罗永浩亲自发布了电子烟品牌FLOW的第一款产品。该公司由锤子科技1号员工、产品副总裁朱晓木于2018年11月注册。

朱小木本来不抽抽烟的。他告诉新京报记者,他注意到身边很多产品经理都在使用【k5】,而这些人也是第一批使用苹果手机的人群。他还发现很多平时不抽烟的人抽也开始使用电子烟。他对做产品的敏锐嗅觉让他觉得这个领域有商机。

今年3月,锤子前总裁彭锦洲创立了电子烟品牌小野。罗永浩是合伙人之一。 香港艺人陈冠希成为代言人,口号是“别那么狂野,小野就好了”。热门网络。

Juul 研究员邢晨悦也在 2019 年回国,创立了 电子烟 品牌西屋。 2019 年 7 月,刚推出第一款产品,一位德国投资人飞过来接她,希望能合作。在电子烟风口,类似的事情并不少见。

据不完全统计,仅2019年前9个月,国内电子烟品牌就有35个融资总额超过10亿元。中国也一举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电子烟生产国。

奥特莱斯内,数百个电子烟品牌大肆扩张,也出现不少乱象。

中国电子商会电子烟行业委员会主席欧俊彪多次开展打假活动。他和主管部门去模仿工厂。主管部门当场扣押了生产设备19年上海电子烟展会,带走了十几人。从产品到商标,造假者非常相似。”欧俊彪说道。但随后类似的事情太多了,让他不知所措,“这样的事情太多了,我没有精力去处理。”

制造行业侵犯知识产权等常见问题在 电子烟 行业更为常见。

FLOW FLOW CHANGE 电子烟 每 抽 15 口抽吸有一次轻微的振动,提醒用户他有 抽 支香烟。 “15 端口振动是我们的第一个举措,我们已经申请了专利,但现在每个人都在使用这种设计。”朱小木无奈的说道。

品牌数量的暴涨加剧了渠道竞争。某品牌工作人员提到,各家公司为了抢渠道,互相算计,渠道坐地抬价的情况屡见不鲜。 “某品牌主去某夜店总部洽谈合作,谈了几百万很开心。品牌主飞回来后,夜店打来电话要几千万。结果是其他公司的投标。”

2015年10月香港电子展会_北京电子烟展会_19年上海电子烟展会

19年上海电子烟展会

10月31日,在某电子烟品牌前,数十名观众排队领取免费一次性电子烟,大部分观众都想体验电子烟。新京报 韩勤科摄

安检下的诱惑

电子烟 最初是作为辅助 戒烟 的替代品出现的。然而,随着电子烟的流行,它的危害性质逐渐显现出来。

今年7月,世界卫生组织发布了2019年全球烟草流行报告,称与传统卷烟相比,电子烟生产的危害较小,“但并非无害。”

截至今年10月底,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美国报告了1800例疑似与使用电子烟产品有关的肺损伤病例,其中37例确诊死亡。

朝阳医院戒烟门诊的主治医生楚水莲告诉新京报记者,一些来到戒烟门诊的患者已经尝试过电子烟戒烟,但大部分都效果有限结果。 “很多抽]习惯了香烟的人会觉得电子烟的味道和吸的感觉还是和真正的香烟不一样。”

楚水莲说,他们之前推出了一种戒烟药物,进行了3​​-4年的临床试验。 电子烟 首先,成分必须通过国家标准进行监管。 “你不能厂家自己添加一个。这个,添加另一个,这个过程需要时间。”

然而,在科学界还在研究电子烟的危害级别和安全标准的同时,电子烟已经开始被广泛推广,并在一些年轻人中成为一种流行文化。

2019 年全国青少年烟草调查数据显示,2019 年超过四分之一的美国高中生使用 电子烟,与 2017 年相比有显着增长。

在中国,中国疾控中心近日发布的《2018年中国成人烟草调查报告》显示,15-24岁年龄段近70%的受访者听说过电子烟,现在使用电子烟 1.5%的比例为1.5%,网络是他们获取电子烟的主要途径。

在一些年轻人中很受欢迎,电子烟的营销策略难辞其咎。

上海电子烟展会上,扭蛋机、掷骰子、大转盘等潮流市场流行的抽奖励方式一应俱全,部分品牌还邀请了魔术师、cosplay玩家上台。许多参加隔壁电子展和烘焙展的年轻人都被吸所吸引。一位90后的小伙子在摊位上试了一下日本电子烟,花了10美分买买了一根老冰棍小烟,“我不抽抽烟,试试。”

为响应年轻人对新事物好奇的特征,电子烟公司引入了数千种口味,包括咖啡味,可乐味和旧冰棒味。邢晨悦的公司还推出了四种调味品:香蕉西瓜冰、焦糖冰拿铁、北极冰和加州橙。一些品牌甚至推出了限量版的“五仁月饼”口味。

2001年出生的邹松已经抽烟近3年了。他买有很多烟弹的味道,“随你喜欢什么味道就换。”

有电子烟品牌名称是年轻人聚集的音乐节。李静第一次接触电子烟是在一个音乐节上。我在同一组的两个朋友在 抽电子烟。为了不显得太“离群”,她也买尝到了,“应该是现场”。

节后,每次李静和朋友去酒吧,她都会点一个电子烟。昏暗的灯光下,吸一起咬了一口,李静说她也想尝尝传统烟草的味道。

在营销过程中,电子烟 品牌有意或无意地避免了其安全风险。

“健康”,“ 戒烟”,“禁止二手烟”等是电子烟促销中最常见的关键字。某电子烟品牌在5月31日世界无烟日发布的宣传图片,图片中间放置了“健康”二字,旁边是一只手牵着电子烟。

在10月底的电子烟展会上,一些品牌反复强调其产品的“健康”属性。

展会 主办方IECIE项目总监李旺峰表示,在启动前,他们会规范展位布局和宣传语言。 “我们将要求参展商不要使用减少成瘾和更换香烟等术语。如果出现,我们会要求他们纠正。”但同时,他也表示,不能完全禁止。在展会上,新京报记者仍能听到品牌宣传“烟草健康”的口号。

复旦大学健康传播研究所控烟研究中心主任郑品品教授对新京报记者表示,电子烟已经从最初的“替代香烟”的概念改变了介绍到现在,年轻人可能会因吸电子烟尼古丁上瘾而转向香烟,“这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19年上海电子烟展会_2015年10月香港电子展会_北京电子烟展会

面对担忧,美国总统特朗普于今年 9 月呼吁在美国 市场 推出所有非传统烟草口味 电子烟。随后,美国多家媒体停止播放电子烟广告,部分零售商也宣布下架电子烟产品。包括旧金山和密歇根在内的七个州宣布了 禁售 调味 电子烟。包括泰国、巴西等在内的许多国家也纷纷宣布全面禁售电子烟。

19年上海电子烟展会

10 月 31 日,展会 访客是 吸电子烟。新京报记者韩勤科摄

监管与未来

多位受访者表示,监管缺失、监管单位不明确是电子烟行业发展的最大问题。

在近期调控政策密集出台之前,只有部分省市在控烟法规中增加了电子烟的内容。

例如,新修订的《杭州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草条例》规定,禁止在公共场所吃电子烟。 10月,深圳发布《深圳经济特区控制吸烟草条例》修订后的第一张电子烟票。 电子烟 的用户在公共汽车站 吸 吃 电子烟 时被抓到。罚款50元。

对此,杭州市人大法制委员会委员方杰呼吁制定上级法律,出台国家级电子烟法律法规。

近日,由上海新型烟草制品研究所和中国烟草总公司郑州烟草研究所共同起草的《中国电子烟国家强制性标准草案》在业内广为流传。该标准从电子烟术语和定义、技术要求、测试要求以及包装、标签、说明、储存和运输等方面对电子烟行业提出了具体的标准要求。然而,这个原本计划在10月份发布的电子烟行业标准,最终没有如期出现。

对此,有业内人士分析,由于电子烟行业主管部门尚未明确,标准正在重新制定和讨论中,预计出台时间将推迟一年左右。

有业内人士认为,如果电子烟不含有烟草成分,根据烟草专卖法,不应该是烟草专卖局的监管责任。

在欧美国家,根据电子烟的不同定位,有不同的主管部门。在英国,电子烟 被用作医疗产品,并受到公共卫生部的严格监管。在美国,归类为烟草产品的 电子烟 由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管理。

北京易派律师事务所李恩泽律师认为,国家卫健委和市场监督管理局应共同制定电子烟行业标准并进行监督。一方面,国家卫健委是控烟领导小组的牵头单位;另一方面,电子烟涉及人体健康,属于国家卫健委的职责范围。此外电子烟加盟,食品药品保护、营销广告和消费者权益保护由市场监督管理局管理。

只有明确了主管部门,才能制定监管政策,才能开展进一步的监管工作。

世界卫生组织中国办公室技术官孙佳妮希望在电子烟的热度可控的前提下,尽快出台政策,尽快监管并且尽可能严格。

在电子烟行业,一些顶级品牌也在进行行业自律。

在福禄焕邦电子烟套装封面上,“未成年人禁止使用”8个字的字号被最大化,甚至比套装名称还要大。在悦刻和雪家的官网上,页面顶部设置了“未成年人禁止使用本产品”的警告字样。在进入小野的网页之前,还有一个“禁止未成年人”的弹窗。

“许多 电子烟 公司仍在不断自我调节。”中国电子商会电子烟行业委员会秘书长奥维诺告诉新京报记者,一些品牌在早期宣传中并未提及含有尼古丁的产品。 ]19年上海电子烟展会,但在上诉后,出现了“含有尼古丁”或“尼古丁是一种上瘾物质”等提示文字。他说:“我们也不能忽略公司所做的工作。

监管的到来将成为行业洗牌的契机,这已经是行业共识。

“监管政策出台后,中小企业的市场空间将进一步压缩,龙头企业也可能因规模较大而面临更多的开支。”一位 电子烟 投资界人士表示。

电子烟企业家张庚斌告诉新京报记者,政策的不确定性让资本和大公司不敢加入。一旦新的国家标准和法规实施,电子烟可能会迎来新的一轮趋势。 他认为,之前的快速扩张对电子烟行业来说不一定是好事。 “电子烟行业需要稳定发展,企业应该重新关注产品。”

(郭凡、邹松、李静为化名)

新京报记者韩勤科

王静怡主编,傅春燕校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中国十大品牌电子烟 » 19年上海电子烟展会 好消息,永无止境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