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茂微商大军涌入,电子烟在线禁售急求强监督

电子烟 是 2021 年最热闹的商业赛道。

1月22日,电子烟品牌悦刻RELX悦刻的母公司五芯科技在纽交所上市。当天股价飙升145.9%,市值近3000亿元。

这个曾经被誉为“第一风口”的行业微商还在做电子烟,再次受到玩家和资本市场的青睐,成为财富的聚集地。

在风景的背后,电子烟市场乱象从未停止。

2019年11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和国家烟草专卖局发布通知,禁止电子烟网络销售和网络广告。国内电子烟产品在各大电商平台下架,品牌随后转战线下战场,抢地、布局专柜和实体店。

微商大军涌入,电子烟线上禁售亟待强监管

然而,《天下网》记者通过采访发现,在禁令发布一年多后,电子烟在“微商大军”的运营下仍然活跃在网络渠道。

微商大军涌入“暴利”电子烟市场

电子烟行业可谓暴利。

据华创证券称,悦刻代电子烟套装(1发2弹)售价70元,经销商获得120元,终端销售价格可以达到299元。 悦刻的陶瓷雾化芯烟弹一盒三个成本价30元,代理商拿货价45元,零售价99元。

2020年电子烟Manufacturer巨头思摩尔国际上市,打造亿万富翁“电子烟首富”陈志平; 2021年电子烟品牌悦刻出道,创始人兼CEO王颖百亿。

如今,大量微商涌入这个利润丰厚的行业。

“悦刻都列出来了卖电子烟,还在犹豫电子烟can抽吗?花样小!”

微商大军涌入,电子烟线上禁售亟待强监管

悦刻敲钟两天后,花子在朋友圈发了这样一条消息。他是上班族,也是电子烟微商,每天在朋友圈发布10多条关于yooz、绿箩等电子烟的内容。

像花子这样的兼职卖电子烟不在少数。他们声称拥有正品低价货源,并已移至抖音、快手、QQ等平台拉新,并转至微信完成销售。每卖下单电子烟,可获得10-30元不等的回报。

除了兼职群,很多品牌的“正规军”——线下店员也开始微商。

戴戴是深圳柜台的职员。除了线下销售,Dai Dai 还在线上宣传卖yooz、MEDO、INS 等品牌的产品。

长沙某电子烟零售商甚至单独搭建了一个小程序,消费者可以在上面完成买添加购物车、下单、付款的流程。

微商大军涌入,电子烟线上禁售亟待强监管

卖电子烟brand的人“JVE不是我”也直接向潜在的代理商建议:“先试试微商渠道的销售。”

据业内人士透露,一些新兴品牌为了抢夺市场,默许代理商将微商作为弯道超车位。

微商的生意很火。

一个微商最近在QQ空间发了一个视频。屏幕上,一长串订单从打印机里“吐”出来,堆在地上。 “别急,又是命令。”

“千万不要错过致富的机会!”

电子烟微商为什么发展得这么猛?

首先,成为微商代理的门槛并不高。

1月27日,一位自称是深圳电子烟品牌“云极雾”团队成员的人在QQ群里喊道:“捡到1000箱以上,就可以成为省代理,500盒。成为市政代理。千万不要错过致富机会!”

部分电子烟销售人员表示,支付代理20-100元不等的费用,就可以成为微商代理。

支付少量代理费用后,除了代理权,还可以获得一套完整的获客流程。一位微商 表示,仅仅依靠朋友圈来获得客户是不够的。 “如何更合适的提价,如何用抖音快手引流,这些都是需要方法的。交了代理费后我教你怎么做。你的。”

与线下柜台相比,微商“代理”的成本极低。

微商大军涌入,电子烟线上禁售亟待强监管

微信,快手电子烟微商

根据电子烟工业自媒体“蓝洞新消费”的说法,电子烟品牌JVE不是我广东省级别的代理,开个专卖店通常要几万元,如果是旗舰店成本更高。而悦刻官方客服表示,线下开柜,毛利在40%-50%之间。除了店面租金,还需要5万-15万的投资额。此外,还需要到当地工商部门办理电子产品营业执照。 , 或者在原营业执照的经营范围内增加电子产品。

做微商不仅没有线下开店成本,而且不需要资质手续。对于想在电子烟行业赚钱的普通人来说,微商似乎是一条捷径。

进入门槛低,但有很多钱。一旦你变成“代理”,你就转手把卖涨价给别人,意思是“空手套白狼”。

“关注我发朋友圈副本,我给你代理价,你可以自己涨价卖给别人。VTV涨价20元,绿萝涨价价格减30元,yooz提价20元,卖一两个订单可以退。”一位微商 说。

像代代一样微商还在做电子烟,在实体店卖货上做生意的同时,在微商渠道做生意的时候,偶尔有空的时候还能招募一些新的代理 “如果你做得好,每天访问微商频道可以赚300-400元,月收入超过10000元并不难。”

微商小深说几天没做,“赚了1000多块钱,一天卖几套比上班还多。”

相比线下专柜,微商的产品选择范围更广,而价格的竞争力更强,所以消费者自然很多。

先生来自杭州的王先生是个“老烟民”。去年初,他开始换抽电子烟。据朋友介绍,王先生在一家店买了买他的第一个电子烟,一套标识为悦刻的盒子,并长期在这里回购烟弹。他说了算,他的抽悦刻烟弹线下专卖店卖99元,而微商channel价格是40% off,一年能省不少钱.

40% 的折扣并不是最划算的。有人在微商 频道上提供了更“实惠”的解决方案。

小河直接在线卖烟油,她声称她的代理品牌“鲨鱼”是yooz上游供应商。她花55元买了买一瓶30mL烟油,可以装20个烟弹,每瓶烟弹的成本不到3元。要知道,在实体店里,一个烟弹的均价在30元左右。

流量的诱惑

如果说兼职只赚钱,那么做微商线下专柜就是“流量的诱惑”。

2019 年 11 月,国家发布禁令,禁止通过互联网销售电子烟。随后电子烟,悦刻、yooz等电子烟品牌在官方渠道明确表示不会与微商渠道合作,并陆续进军线下战场,开启疯狂开店模式。

截至2020年9月30日电子雾化烟,悦刻已覆盖全国250多个城市、5000多家专卖门店和10万多家零售门店。 yooz的线下专柜去年也突破了2500。

密集的布局带来了更激烈的上下游竞争。

微商大军涌入,电子烟线上禁售亟待强监管

烟弹盒

还有悦刻一个工作人员说悦刻各种家常客专卖店的正价货基本上都不够卖,悦刻也是严的微商,一经发现就给to 微商串货将完全取消开店资格。

杭州江干区某大型商场,一楼到一楼步行3分钟内有3个电子烟专柜。

王亮是电子烟品牌魔笛的柜员。他说,在商场里做电子烟生意并不容易。 加盟一个电子烟品牌,再入驻一个商场,投资需要来回二十多万。

他还说,当他在线下获得新客户时,他也很容易流失。当顾客烟弹用完时,他们会通过其他渠道购买比柜台烟弹便宜的买。 “我自己有买,确实便宜多了。”

这也加剧了专柜获客和留存的焦虑,微商成为了很多专柜的轻而易举的选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中国十大品牌电子烟 » 思茂微商大军涌入,电子烟在线禁售急求强监督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