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烟批发渠道 “封杀”后的电子烟:线上消亡,线下体验和渠道缺失

11月8日,深圳一家电子烟企业员工在微信朋友圈写道:“最近电子烟business越来越难了……我也想换个职业。”

国家烟草专卖局、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11月1日印发《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知》,称其为保护未成年人身心健康,敦促电子烟Manufacturers 和卖家关闭与电子烟marketing 和销售相关的网站。

此次电子烟industry“严正告示”发布后,各电商平台纷纷发表“全力配合”、“坚决支持”、“坚决执行”等声明。也有电子烟producers 发表过类似言论。

这对长期依赖在线销售的电子烟 来说是一个打击。 “我们已经准备了一个多月的促销计划,”深圳中型电子烟制造商市场部门经理李国兴在接受1℃记者采访时说。他补充说,公司生产的电子烟 80% 都是在线销售的。

在“双十一”之际,第一财经1℃记者发现,在淘宝、京东、苏宁等大型电商平台输入“电子烟”等关键词时电子烟批发渠道,这些平台都弹出这样的提示:未找到与“电子烟”相关的产品。不过,在禁令后的前两三天,很多电商平台还是可以看到电子烟的产品和促销信息。

多位电子烟worker告诉1℃记者,整个行业以前都依赖线上销售模式电子烟价格,现在不得不将重心转移到线下,但这种万不得已的转型无疑充满了风险。

也有相对乐观的观点认为,国家并不是真的想压垮这个行业,而是想更加规范。而且,未来一些大型烟草集团也可能以相应的标准加入该行业。届时,技术过硬的电子烟企业可能会找到一席之地作为供应商。相应地,国内行业或将迎来大洗牌。

线下尴尬:经验不足,渠道不足

国家烟草专卖局和国家市场监督局发布的公告让李国兴感觉很突然,“公司没有准备就乱了”。

李国兴告诉1℃记者,公司在发布前一个月就精心准备了“双十一”线上销售计划。按照计划,他们今年“双十一”期间电子烟的销售总额将达到300万元,比去年增长20%。

但是现在电子烟和香烟哪个危害大,这个计划彻底落空了。 “相当于今年我们卖损失了300万元。”李国兴向1℃记者透露,公司高管为此召开了为期两天的会议,会议主题是“如何实现销售突破”。 “我觉得不可能。我们的线下销售份额只有 20%。”

与李国兴所在的公司相比,同样总部位于深圳的博顿集团看起来更好,因为它专注于线下销售。 “但它肯定会产生影响。”博尔顿集团电子烟渠道部一位姓傅的经理在接受1℃记者采访时表示。但他没有具体透露公司受到的影响有多大。

然而,根据博尔顿集团主要上市公司中国香精香料(03318.HK)的财报,中国香精香料在国内60%以上的自有品牌销售额来自线下渠道这也意味着该公司的在线销售额可能会超过 30%。

作为国内最早涉足电子烟行业的集团企业,博尔顿集团旗下拥有枪械、NOS、扁豆、lCE暴雪等20多个电子烟品牌。公告后,公司还发表声明“坚决支持和执行电子烟Internet禁售政策,所有附属电子烟公司绝不给未成年人推荐和sales电子烟”。

和上面两位电子烟producers一样,曾经站上舞台的锤子科技创始人电子烟品牌“FLOWFULU”也受到了此次公告的影响。 11月7日,1℃记者登录福禄官方微信客服查询,获悉福禄现已全面禁止微信线上销售。

目前FLOW官方微信显示,FLOW微信购买买服务小程序栏目已变为“线下购买买”。

认为“电子烟对烟民来说是件好事”的罗永浩是电子烟品牌vvild小野的另一位合伙人。无独有偶,11月1日,就在公告发布前,罗永浩还在新浪微博电商平台转发了“vvild小野一次性雾化电子烟”。正式发售的消息。

但是现在,在vvild小野官网的主页上,除了vvild小野形象代言人陈冠希的笑容外,满屏都是醒目的“请注意!确保您年满18岁而不是成人禁止进入本网站”提示。

“这是迄今为止最严厉的禁令(公告)。谁敢在网上卖就是死。现在整个行业都忙着做线下销售。”李国兴告诉1℃记者,他在升职。这家公司的线下销售价格相当于最近几天打折10%,有些产品甚至还有15%的折扣。 “这可以用悲剧来形容,”他说。

面对线下竞争,3家公司接受了1℃记者电子烟,内部员工表示,从线上销售一下子切换到线下销售非常困难。 “我习惯了线上销售,线下销售没有渠道,没有经验。”其中一个说。

以前的“结果”

电子烟“最严通知”的发布并非没有征兆。今年早些时候电子烟批发渠道,深圳和杭州等许多地方政府将电子烟列入禁烟令。此前,2018年8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和国家烟草专卖局联合发布了《关于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电子烟的通知》。

电子烟又叫虚拟香烟,主要由电池、加热蒸发装置和装满烟液的烟管组成。烟液中尼古丁的含量规格不一。烟油在使用时通过电源和热量挥发形成烟雾,以满足人们吞咽的需求。

许多厂家 声称电子烟 是传统香烟的安全替代品,甚至有助于戒烟。不过,哈佛大学公布了最新的研究结果。报告对美国75款主流电子烟机型进行分析后发现,近1/4的样本含有与大肠杆菌和衣原体相关的细菌毒素,近80%含有霉菌毒素。可能引起哮喘、肺衰竭等疾病。

作为世界主要吸烟国,中国生产了全球90%以上的电子烟设备,中国近90%的电子烟设备是在深圳制造的。据广东媒体此前报道,深圳至少有数千家电子烟厂商。

电子烟 在中国的市场 份额仍在增长。博尔顿集团援引官网行业相关数据称,截至2018年,中国电子烟市场规模已达到8.80亿美元,到2019年将达到10亿美元。

企业层面,以中国香精香料为例,2019年上半年,公司营收同比增长12.5%至RMB6.130亿元,主要是由于电子烟84.8% 推动同比增长至RMB2.010 亿。

“这个行业利润很高,就我们公司而言,生产电子烟ceramic 配件的利润可以高达50%。” 深圳一个电子烟壳牌配件商今年4月接受1℃ 记者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一台只要60元的电子烟,市场上的卖到两三百元。”

风险投资信息服务商Pencil Road的数据显示,2015-2017年间,电子烟的利润率可以达到100%~200%。

电子烟行业的高速增长,吸吸引了更多的创业者和资本的涌入。来自天眼查的数据显示,近四年来,每年新增的电子烟企业超过1000家。投资案例方面,据“ec电子烟世界”统计,2019年上半年电子烟工业有超过35个投资案例,总投资至少10亿元。

或欢迎行业洗牌

目前电子烟在中国的线上销量有多少,官方没有具体数据可以说明。

来自国泰君安证券的数据显示,在线渠道占电子烟中国销售额的至少一半以上。

与国泰君安证券提供的数据不同,前瞻产业研究院提供的最新数据称,包括各个电子烟品牌的线上自营店和各个电商平台在内,线上渠道占比电子烟在中国的销售额超过80%。相比之下,线下渠道建设尚处于起步阶段,包括便利店和小商户、超市、专卖店等销售渠道仅占19.4%。

在李国兴看来,千站产业研究院提供的数据更接近电子烟在线渠道目前在中国的真实情况。他说:“这样的禁令对电子烟行业来说是致命的打击。”

国泰君安证券分析师吴宇阳认为,禁止在线销售电子烟将对快速增长的中国电子烟行业产生重大影响。 “一方面,禁止线上销售电子烟会严重影响行业的成长,另一方面也会加速淘汰小品牌市场。”

上述公告也预示着电子烟即将面临更严监管,电子烟可能被纳入控烟体系抽电子烟,加速行业​​洗牌。

2019年7月,国家卫健委表示正在会同有关部门开展电子烟监管研究,拟通过立法对电子烟进行监管。中国经营报此前获悉,“电子烟”强制性国家标准已通过审核,目前处于审批状态。根据项目进度,预计年内发布。

根据国标信息公开网信息,国标计划“电子烟”主要起草单位为上海新型烟草制品研究所、中国烟草总公司郑州烟草研究所、云南烟草科学研究所、中国烟草标准化研究中心、国家烟草质量监督检验中心、湖南中烟工业有限公司、上海烟草集团有限公司。从这个“阵容”来看,国家标准计划的专业性和技术性可能会相对较高。

很多业内人士认为,进入门槛低、利润高是电子烟行业的一大特点。然而,一旦国家标准计划“电子烟”等相关监管政策出台,品牌等非技术性和竞争力的中小企业大量涌现。同时,有企业家分析,国家标准出台后,部分国有烟草企业和研究机构也可能涉足该领域。强大的电子烟公司或许届时也有机会参与其中,“成为大(烟草)公司”。供应商可以在标准下自主开发。”

“行业洗牌在所难免,而且已经开始。”李国兴在1℃告诉记者,“据我所知,深圳这里有一些小@[email protected]厂家k要被大企业吞并。”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中国十大品牌电子烟 » 电子烟批发渠道 “封杀”后的电子烟:线上消亡,线下体验和渠道缺失

评论 0